勾臂垃圾车_压缩垃圾车_多功能抑尘车_洒水扫路车价格_高压路面护栏清洗车-程力专用汽车公司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勾臂垃圾车,高压路面清洗车-程力专用汽车公司多功能抑尘车,程力护栏清洗车,成就世界的动力

网站首页公司简介新闻中心产品中心产品价格售后服务购车流程留言反馈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校车事故倒逼:《校车技术标准》出台倒计时

校车事故倒逼:《校车技术标准》出台倒计时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1472 发布时间:2012-12-01 18:10:01
分享:

  在一个个血的教训面前,完善我国校车法规已成当务之急。  继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起草的《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布以后,记者了解到,由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牵头制订的《校车技术标准》(下称《新标准》)已在制定中,如果进展顺利,近日就会公布征求意见稿。相对于欧..

  在一个个血的教训面前,完善我国校车法规已成当务之急。

  继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起草的《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布以后,记者了解到,由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牵头制订的《校车技术标准》(下称《新标准》)已在制定中,如果进展顺利,近日就会公布征求意见稿。相对于欧美等国严格的校车法规体系,校车生产在中国仍属新生事物,我国从2009年才开始陆续发布《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校车标识》、《专用幼儿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等校车生产标准,但这些国家标准距离公众认可的国际标准还存在一定差距。

  各类校车均有章可循

  校车制造的关键企业之一,宇通客车也加入了《新标准》的制订之中,《新标准》的相关起草人员正在加班加点制订之中。知情人士透露,与2009年7月已实施的标准相比,《新标准》将采用一个技术标准涵盖所有的校车,包括幼儿园校车、小学生校车和中学生校车。而此前的法规,将被整合进《新标准》。

  “无论是幼儿园校车、小学生校车还是中学生校车,通用性的安全标准是一致的。”五菱工业公司销售总监欧培认为,所不同的只是座椅的大小、座位的深度、座椅的间隔和高度等根据不同年龄段学生的身高特点去设计的部分,《新标准》将幼、小中学生校车标准中相同的部分,都统一到一起,而不同的部分,也都将各自有章可循。

  我国此前仅针对小学校车有标准,虽然此前也申报了35种幼儿校车,不过记者了解到,这些幼儿园校车大都是企业在小学校车的基础上,针对幼儿园学生身高特点,将座椅等部分改动后申报的。

  也就是说,这35种已上了国家公告的幼儿园校车,并没有与之配套的技术标准,很难鉴定其合法性。今年七月份,《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正式实施以后,国家相关部门随即在原有的校车公告中清理了这些幼儿园校车,同时还清理了2010年7月1日国家标准实施前的旧校车公告198种。

  记者从多家校车生产企业处了解到,《新标准》将小学生校车整合进来的同时,也会对此前的标准进一步改进,总体的思路是使未来的校车产品更加安全,如车顶上必须安装闪烁灯、按规定安装灭火装置等。

  “正规军”拍手叫好

  虽然《新标准》对校车的标准有所提高,厂家必须在此基础上增加配置或进行一些技术标准的重新制订,不过仍然受到了主流的校车生产企业拥护。

  “至今全国没有一部统一的有关校车的法律规范,各地标准不一,执行不一,校车标准和校车道路权利方面的法规一直缺位,更别提针对校车、校车司机、校车经营企业拿出相应的管理规范,校车的运行也急切呼唤立法规范。”上海汽车商用车公司总经理蓝青松,希望政府能出台针对校车更加严格的标准。

  全球来看,美国的校车标准在国际上堪称最严格,美国交通安全管理部门制定的联邦机动车安全标准(fmvss)共有60项关于机动车安全的标准,其中有37项是与校车有关的标准,特别又有9项标准是直接为校车而制定的。

  “上海汽车商用车有限公司对于美国联邦法规中高于中国法规的要求早已进行了技术储备和预开发。”蓝青松说,maxus大通早已作好了准备,能够满足中国未来更加严格的安全与技术法规要求。

  记者了解到,五菱集团正在积极研究新标准,争取在第一时间推出符合技术标准的校车。而作为参与制订《新标准》的主要企业,宇通在校车技术上的改进,也完全有把握。

  《新标准》推进遇难题

  “校车管理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不是仅仅厂家有适合的产品就能有保障了。”欧培认为。而上海汽车商用车有限公司在日前发布的《中国轻客校车白皮书》(下称《白皮书》)呼吁校车要实现“定点生产、财税支持、特许经营、降本减排”。

  2011年12月11日,国务院法制办也公布了《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下称《草案》),首次明确校车安全标准是国家强制执行的标准,而其中包括校车通行安全内容、校车法律许可等内容,也从方方面面体现了校车的特殊性,不过,《草案》是否能落实,仍面临挑战。

  最大的是资金问题。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在12月26日下午召开广州市第十次党代会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上表态,校车安全强制标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果全国所有的学校都按照这个标准来推行的话,那么整个投入将是数以千亿元来计算。欧培也认为,要普及校车,需要当地政府投入,学校自身很难负担得起。

  此外,《草案》还规定了3年过渡期:在该期限内,用于接送幼儿、小学生的专用校车不能满足需求的,可以使用其他取得校车标牌的载客汽车。“考虑到我国的专用小学生校车国家标准实施不久,在一段时间内,专用校车的生产、改装还不能满足需求。所以做出了一个过渡期的规定。”国务院法制办有关负责人说。

  “3年过渡期,相当于把原来不合法的也合法化了,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欧培最后告诉记者。

分享: